只会吃粮的六月

离开吧,这里什么都没有…

我知道我還活着。
我那顆跳動着的心,還在思考的腦子,尚在血管循環不止的血,都在告訴我同一件事「我還活着。」

那等到心不再搏動,腦子不再有思緒,血不再流動那天,我是否就會死去?
眠於土地六尺之下,或是將我挫骨揚灰,沉於水底也可。

既若如此,望那天不再遙遠。